今天在图书馆读到《大学生》杂志上,当今大学生对恢复高考那代人的访谈。给我的感觉是,那时期上大学的人真的很单纯,中国时处短缺经济时期,发展生产力是当务之急;”学好数理化“成为当时的共识。由于文革,读书是被压抑的。在大学他们更多的是抓紧一切可以读书的机会,加之社团活动又少,尚学之风成为主流。人们都是七八十年代的大学生相当于现在的硕士生一点也不为过。招生名额少之又少,长期历史累计,以至于年轻人和叔叔辈一同参加,无论是知识扎实程度还是心理素质都是佼佼者。
  经济发展起来了,人们偏向于选择在市场中更为吸金的专业,屈心抑志。我常看美剧,欧美倡导的素质教育似乎是更为完备,也更受当今社会推崇,留洋之风亦在盛行。我想我们似乎忘记了过去那种单纯,仿佛忘记了我们黄皮肤的属性。大学更为社会化,把社团活动当成正餐的大有人在。学习不重要了,反正专业课的选择是所谓的热门与录取时的运气加成,非心之所向,妄能全心全意?当今各种渠道贩卖着焦虑,告诉我们的似乎社会更需要的是这些,迷失?
  反观于我,学习不再为了知识本身,绩点至上。学习难道仅仅为了未来?额,当下的快乐呢?嗯,我在反思。焦虑是不是人为创造的?时间的车轮碾过滚滚红尘,我在回忆何时开始焦虑?嗯,微博来了,冲破了博客发博文的细斟慢灼;微信出现,邮件短信的温情被消磨得干干净净。知识经济的爆炸让人眼花缭乱,似乎处处是短板。
  逃离?回归那份质朴。Keep it simple and stupi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