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由
  看过及时行乐的《当你凝视深渊时,深渊也在凝视你》,颇有感触。人是一个矛盾体,没有绝对的永恒。很多时候我们对人马列,对己自由。人之所以束己,无非是道德和法律的约束。古时候的中国已道德约束为主,如今法治社会,法成为人们的最后一道防线。说起一个社会,最能体现文明程度个人觉得应该是用道德来衡量。人人都觉得古代思想落后,实则是古代思想在内容上不如今;但在影响力上,可能远远大于今天。或许是古时思想聚焦,没有信息流的狂轰滥炸。当今,我们这个社会需要树立典型,但紧紧绝于此,远远不够。需要公平的分配,对比之下,现实便凸显了。
  理想与信念,得有。但反馈,不可无。放下邪念,无非是畏惧后果。人是理性的经济性动物,在得失面前会有权衡。慎独,“当你凝视深渊时,深渊也在凝视你”。身处成功巅峰,留意快意的反噬;身居逆境,勿忘来日的方长。善待自己,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,无论独身于何处的黑暗亦或镁光灯下,不要忘记至真至美的清晨的初阳。
  不要对自己太苛刻,也不可太放纵。生活中的过山车会导致肾上腺激素的爆表。平淡,或许会是常态。如天山的雪莲,幽香淡开是厚积薄发的孤独。不求与谁同步,奢望与谁共舞。该来的终究将至,该走的是未来的前奏。
抱怨、彷徨,驻足不前,其实大可不必,停可以,是为了走的更扎实;哭可以,是为了笑得更灿烂。一路上,莫忘初心,走着走着,发现渐行渐远;还是我吗?周围的还是熟悉的面孔吗?
  求同,是弱者的抱团;对异嗤之以鼻,是维护自己自卑的表现。对异者的道德绑架,犹如对深渊的畏惧。以卫道士的身份隐藏着帐下的不堪。
  值得庆幸,如今这个社会更加多元。但范围还是不够大,需要我们自己有定力。深渊也许只是他者的托词,但雨后的初阳或许只有尝试走到最后才能看见。停与否,不应取决于旁眼,而取决于步伐的坚实,态度的坚决。
期待这一刻的到来,当外物不澜于我心。我便念于自由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