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南昌瞬起大风,暴雨如注;一顶小小的伞,一分钟不到就水飘在身,湿了一片。在硕大的图书馆面前,小小一人显得单薄;越过一级级楼梯,脚步声早已被雨声覆盖,刺骨的湿风与前一小时的骄阳判若两态,这种变化下,人真的很渺小......
  前些日子,市场调查课上老师播放了一个创意广告-《母亲的勇气》,取自一个真实的故事,讲述了一个母亲排除万难远赴委内瑞拉探望怀孕的女儿。我简单介绍一下,一个独自出国的不懂英语的母亲,飞行三天,为刚生产完的女儿炖鸡汤,可她带的调料中药材却被作为了违禁物品,人被拘留,因为语言不通,很难解释清楚,受到了不应有的待遇。
  今日,我在三月风上读到了唐帅的故事。他通过自学手语和法律,帮助聋人得到应有的对待。这篇文章我不详述了,其中有个细节让我印象深刻。在法庭上,司法机关需要聘请“通晓”手语的人。这个“通晓”一词就无法保证聋人意思的完整表达,因为手语也分普通话手语和自然手语。前者教学用得多,后者多在文化程度不高的聋人中使用,而二者差距还是蛮大的,常常是鸡同鸭讲。这也可以理解,在学习中没了语言,学习效率会低很多,成本也会高很多;所以聋人文化程度高的不多。显然,他们已经是弱势群体了。但,在唐帅看同步录像时发现翻译人员的比划”我跟你家人联系了,他们说只拿得出六千。“可悲吧?本是因为无法言语没能诉清自己的清白,反倒被国家派来的帮助者再次盘剥。又比如他们看病,和医生交流困难重重,吃药也是一把乱吃......
  这样的无助很多很多,然而鲜有被我们注意;更多的是,冷眼相看他们的缺陷,让他们感到不自在。
  语言是重要的,是高效地传递沟通工具。上面的见闻让我看到因为语言不通而被社会大多数所隔离。然而,这种孤独也是饮者自知。人是渺小的,为了生存会尽力占用资源,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将社会的边缘人彻底挤到了墙角,他们变得更佳顺从。只剩下呐喊,企图获得一点点关注;剩下期盼的眼神,希冀正义之光的眷顾。公益也是为了自我满足,一切行为都是为了情感的满足,亦或家国之情,亦或手足之情等等,但仍视作是高尚的。
  不谈更多,多一点尊重,多一点耐心。

视频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