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我在偶抒漫话的第一篇文章,也是抒发心迹吧。写给自己哒。

  我应该是一个感性的人吧;起码我觉得是这样的。对于学习数学一直以来都挺吃力的。但在高二遇见了你;因为,数学。

  用句调侃的话“一杯茶水冒热烟,一道数学搞一天。”记得那时是学立体几何。我在初中连平面的辅助线都画不清,立体几何,呃。但我还是很努力的在学习。那时你是数学课代表,我的其他科目还都还好,在班级座位轮换的机会。我们有了接触,也是由一道数学题。

  那时我也挺简单的,当时挺喜欢看美剧的。高中生活也是平平淡淡的,学习刷题看剧。哼,不要小瞧看剧,可以学习英语呐。两点一线,课业也不复杂。就是有班级滚动的压力,但学校整体不算厉害的那种,也没有太放在心上。就这样我高一从重点班来到了平行班。然后就有了后面的故事。

  讨论着题目,慢慢就聊到了初中生活。我的初中生活是枯燥无味的,数学好难,英语基础又不好。那初中有是高标准严要求,作业错的太多要罚抄,放学了也要把我们留下了把所学来个测试,称为“过关”。她的初中生活其实挺丰富的,种菜抓鱼啥的。

  那一周你在我旁边,我们聊了挺多的,你挺可爱的。我们还相约一起学习吧。但这周过后就要座位轮换了,我挺内向一人,我觉得像我这样的,别人也不愿意接触吧,有没啥兴趣爱好,我没发觉我有啥闪光点,可能也就当时学习成绩还好。后来我也没主动去接触你了。

  没过几天,我收到一封电子邮件,里面问我如何学习地理。我一猜就是你,莫名的又戳中了我。我不喜欢用QQ,尤其不喜欢那种聊天进行时半天不回的那种,说好的即时通讯呐。就这样我们开始用邮箱聊天,这种感觉我想应该不会在有了,当时微信也是刚刚起步。我们互发的邮件数量是惊人的,不下上千条,甚至网易都看不下去了,不然我对外发信,硬是把一个新邮箱变成了十级的老账号。你很喜欢用颜文字,emoji,挺可爱的。

  有一天,我们约了一起去书城买教辅书(如今书城在修),我们买了一套相同的数学习题册,一本相同的地图册等等,在回家的路上,你告诉我你生活中的不如意,在萌萌的背后你的内心其实挺强大的。你告诉我在初中,有街上的小混混问你要求,拿着刀,你也不惧怕。告诉我在公交车站你遇到过搞传销的大妈。你告诉我你试过自残。你告诉我你在叛逆期的弟弟让你担心......

  你真的很丰富。

  你有写日记的习惯,我一直挺好奇里面有啥。死缠烂打,要问你借来看看。你俏皮的书没有,有几本被你埋葬了老家的树底下。

  我一直以来都挺隐藏感情的,即使我们在网络上聊得天昏地暗,但现实中没有过多的仔接触了。因为在高中嘛,条件也不允许。我也挺不愿意这样的,有过一段时间不去联系你,也就是所谓的“冷战”,因为这个你也很是伤心。甚至在政治PPT展示时没有一点活力,后来你告诉我,你硬撑着,差点站不住。接下来的整节政治课你也趴在桌上。

  那时候也许是缘分,座位轮换又把我们安排得很近,中间隔了一列。你当时看到我都惊呆了。我们在一起讨论了很多题目,也在比谁题目做的好做的快,互帮互助。晚上回家,我们在邮箱微信上也要聊好久好久,甚至到凌晨三四点。肯定是耽误学习了。

  那年也怪,天突降大雪,连期末考试都延迟到来年在进行。我们觉得是天意,高兴了好一阵子。在离校前,我们站在门口的月台上约定暑假要学习的内容。假期我们更是微信一直连着,陪伴着彼此。

  就在大年三十那天,你告诉我你在初中和其他男孩的事。我郁闷了好一阵子,第二天我表达了我的感情,但还是觉得高中学生嘛,不应该过早谈恋爱,也约定好好学习。

  但还是被现实打败了。

  新的学期,我回到了重点班。但我们还在继续,你给我做手工,那块“止于终老”的橡皮擦;你安慰我,大中午的用功能机给我一字一字的发短信,你给我的折纸。现在这些都进了小箱子,被放起,或许不会再打开。

  每天都早晚安,每天的通话。

  我们在塔下漫步,在雨中嬉闹,我还记得你在葡萄藤下给我放的《年轮》。太多太多,历历在目,不敢回忆了。

  我性格的弱点让你一次次失望,我们渐行渐远。我因为自身的原因缺乏安全感,害怕美好的结束,害怕你的离去。最终还是到来了。你开始无助的大哭,而我却无能为力。

  我想给你最好的,但已不可能。你有了新的男生,希望他能给你幸福。我也在寻找着真正的我,也期待着和你类似的她。

  别了,你;我将收起那些留念。我不敢再联系你,我怕内心的情愫难以自持。